1941年,抗日战争越发残酷。10月10日(农历八月二十日),日本鬼子及 伪军万余人,对临郯边区根据地进行大扫荡。 那天上午8时许,临沂县委在临沂六区涌泉村集中开会,布置“空舍清野” 反扫荡工作,我当时作为临沂县妇救会会长参加了会议。正在开会时,忽然听 到老百姓大喊大叫:“不得了啦,鬼子进了南门啦,快跑啊!”县委书记傅展 如当机立断宣布:“散会!大家马上化整为零分散突围!”跑出会场后,只见 老百姓扶老携幼,四处奔跑,我也向与敌人来路相反的方向跑去。 我跑到了离涌泉村三四里地的湖埠山村,这里是我经常开展工作的地方, 只见村里的老百姓也闻风往村外跑。

    这时我看到日本鬼子已经来到了眼前,各 条路上都是敌人,大家都很紧张,不知向哪里跑好。正在这时,我碰到该村一 名地下党员老赵。他用关切的目光看了看我的装束说:“你穿这身衣服不行, 我叫我老婆脱一件衣服给你。”我便穿着他老婆的衣服,抱着他的小孩,他老 婆抱着鸡,跟着老赵牵着牛往坟地跑,躲在坟墓后趴到天黑。 这时鬼子已经进了村,老百姓都不敢回家。我们继续趴在那里,到晚上 八九点钟的时候,碰到我们妇救会的孙贞同志,她跟我商量:“村子里有鬼 子,不能回去了,怎么办?”我提出去找县委,先到褚墩去,那里有与我一 起工作的徐玉环同志,他父亲徐老先生对共产党、八路军很热情。我们二人夜里就上路了。

    路上要穿过一条日本鬼子的封锁线,有碉堡,还有敌人站岗。夜里通过封 锁线时,我听到伪军在岗楼上喊:“看到了!有八路!抓!抓!”开始我们还 以为真的被发现了,后来不见伪军出来抓人,才知道他们是瞎诈唬。我们就不 出声悄悄摸黑通过封锁线,半夜时到了徐老先生家,准备在他家隐蔽几天,等 鬼子走了再去找县委。没有想到这次徐老先生婉言拒绝,他让我们先吃了饭然 后对我们说:“这次扫荡和过去完全不同,鬼子多伪军也多,光是伪军我可以 对付,现在鬼子太多我没有把握。”听他这么一说,我们二人马上向他谢别, 赶往临沂四区西官庄(今褚墩镇北官庄村)找县委秘密联络点。 我带着孙贞在下半夜二三点钟终于找到了秘密联络点谢大娘家。一掀草 帘,就看见谢大娘在过道里编草席。我们就像小孩见不到妈妈一样着急,忙问 谢大娘:“县委有没有人在这里?”她没有直接回答却问:“你们还没有吃饭 吧?我去拿饭给你们吃。”说着她拿了两个窝窝头给我们一人一个。

    正在吃饭 时,县委书记傅展如同志从后门掀开草帘出来说:“景淑你来啦,你还带了孙 贞啊

[1] [2]  下一页